Karlheinz Wobser 庆祝其 80 岁生日

Karlheinz Wobser 于 2016 年 6 月 28 日庆祝他的 80 岁生日。

Karlheinz Wobser 将在本周二庆祝他的80岁生日,他作为 LAUDA 长期前任事股东因其参与的众多志愿活动在本地区广为人知。

1936 年 6 月 28 日,Karlheinz Wobser 作为 Rudolf Wobser 博士和 Dorothea Wobser 的第一个孩子在德累斯顿降生。在 1942 年的战争中,他前往了约 20 公里外的 Medingen 上学,而他的父亲则接受了在 Medingen 的测试设备厂成立仪器部门的任务。在大约 1.5 公里长上学路上,Wobser 不得不经常逃到街边地沟里,躲避低空飞机的袭击。1945 年 2 月 13 日,德累斯顿化为废墟的那个夜晚成为了一次创伤性的经历。1945 年战争结束后苏联占领区的共产主义教育也影响了年轻的 Karlheinz 之后的学习之路,他一直在 Medingen 小学待到 1950 年,学习俄语并成为了“少先队员”。1954 年,他从德累斯顿南高中毕业。和大多数人一样,Wobser 也是所谓的“自由德国青年团 (FDJ)”和“体育与科技协会 (GST)”的成员。从 1954 年秋开始,他在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学习机械工程专业,主修精密机械。在实习期间,Wobser 主要在 Medingen 测试设备厂学习了实践技能。

1955 年 5 月,由于他父亲的政治压力越来越大,父母决定离开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在柏林 - 特尔托特别为此而组织的一次实习期间,他设法为柏林西部的亲人们带去了 13 个行李箱,当时他们还没有被柏林墙隔开。1955 年 8 月 Wobser 一家成功登上了飞往西柏林的航班,并于一个月后飞往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在内卡河畔的 Schwenningen 市,这家人居住了一段时间。直到 1956 年 3 月,Karlheinz Wobser 在 Schwenningen 市的 Wigo 工厂担任机械师,而其他家庭成员则搬到了新乌尔姆附近的 Burlafingen。在此期间,他的父亲在全国范围内寻找投资者、他们自己公司的生产基地和潜在客户,Lauda 市和制造商 Erich Widmann 和他的朋友 Paul Hagspiel 引起了他的兴趣。1956 年 3 月 1 日,LAUDA DR.R. WOBSER KG 测量设备厂成立,今年人们庆祝其成立 60 周年。

在未能通过入境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入境程序之后,Karlheinz Wobser 受驱逐回到了民主德国。但在机缘巧合之下,他几年后获得了一份身份证明,并因此获得了联邦德国的国籍。然而,之前的颠沛流离仍旧是 Wobser 没有恢复学业的主要原因。尽管如此,他在父亲新建 LAUDA 测量设备厂方面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作为员工的第一个小时,他就学到了制冷技术的理论和工艺基础知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来自 LAUDA 的制冷恒温器在世界范围内赢得了良好的声誉,这是 Karlheinz Wobser 做出的决定性贡献。

1957 年 1 月,Karlheinz Wobser 在 Tauberbischofsheim 与他未来的妻子 Gudrun Schüssler 邂逅。四年后,婚礼在 1961 年 10 月举行。Andrea (1962),Gabriele (1963) 和Ulrike (1964) 三个孩子相继出生。期间,所有女儿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另外,他的两个女儿也加入了公司。从这时起,这家年轻公司开始了全新的开发和革命性项目,随着公司稳步上升的趋势,雇用的员工越来越多,建筑也逐步扩建。从 1957 年到 1977 年,Wobser 担任公司的技术主管。1977 年 6 月 17 日,公司创始人 Rudolf Wobser 博士因严重的急性疾病去世,享年仅 66 岁,他的两个儿子 Karlheinz Wobser 和 Gerhard Wobser 博士继任 LAUDA 公司的任事股东。2002 年底,Karlheinz Wobser 退休。他的侄子 Gunther Wobser 博士成为新一代任事股东,目前领导着这家第三代经营家族企业。直到 2010 年,他都与父亲 Gerhard Wobser 博士一同领导着公司,直到他在 39 年后也选择了退休。

除工作和家庭之外,许多志愿活动也深深影响了 Karlheinz Wobser 的生活。从 1985 年到 2008 年,他是 Tauberfranken 储蓄银行理事会成员,1996 年至 2004 年担任莫斯巴赫地区法院商务事务协会名誉商务法官并多年任 AOK 代表会议成员。此外,他还是 Lauda 几家俱乐部的成员,并曾多年担任 Lauda 网球俱乐部和空中体育协会的董事会成员。他多年来一直是 Walldürn 附近的高尔夫俱乐部 Glashofen-Neusaß 的成员。除了高尔夫,游轮航行之类的旅行、手风琴和键盘音乐、照顾他锦鲤池塘、和四个孙子一起在梅克伦堡湖上驾驶体育摩托艇,以及最近的绘画,都是这位寿星众多的兴趣爱好之一,他在五年前与妻子 Gudrun 刚刚庆祝他们的金婚。

Wobser 密切关注着家乡德累斯顿的圣母教堂的重建,并向发展协会大量捐款,他一直是故乡发展协会的一员。因此,Wobser 也成为了德累斯顿圣母教堂 2005 年 10 月落成仪式的嘉宾。“尽管我遭受过艰难困苦,即使有些事情总会在记忆中被修饰美化,但我仍可以说,我在 Medingen 度过的童年是一段快乐的时光。”Wobser 如此表示,即使现在他也一直与自己的故乡保持着联系,而自从 1985 年秋,当时尚处于民主德国时期,他满怀欣喜的参加了第一次同学会,他还与自己的老同学们继续保持着联系。“待人宽,人亦待己宽 (Leben und leben lassen)”,Wobser 称这句话为一直伴随着他八十多年生活不可或缺的人生格言,并始终将它铭记于心。

本网站使用cookies。 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在我们的隐私政策中了解更多信息。
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设置cookie。

接受

登陆

合作伙伴网络

信息对于成功的销售和服务流程越来越重要。借助 LAUDA 合作伙伴网络,我们为您提供一种工具,它可以帮助您快速找到为您的客户提供服务所需的数据。